支持键盘左右键(← →)可以上下翻页,鼠标中键滚屏功能
选择字号:      选择背景颜色:

第二七七章 八皇子,太子让我给您带句话

书签上一章回目录下一章
    “前面就是长安城了。“

    距离长安城还有十里,梁凤皇停了下来,身后的军队也跟着停下了脚步。

    五千长城守卫军步伐一致,像是雕像一样站在官道之上。

    礼部前来迎接的官吏被这番阵势吓住了。

    他从来都没有见过长城守卫军,但关于长城守卫军的名头他却是从小听到大。

    自己还是孩子的时候,每逢不听话,祖母便拿长城守卫军来吓唬他。

    “再不听话,把你送到长城去。”

    几乎每个炎朝的男人在小的时候都听过这句话。

    就算是再调皮的孩子,听到要被送到长城去都会吓得比小姑娘还安静。

    在炎朝百姓们眼里,北山蛮的蛮子都是三头六臂,赤面獠牙的妖怪一般的存在。

    能靠着长城挡住他们南下脚步的守卫军,怎么可能会是正常的人?

    长久以来的习惯,让礼部的官员不敢上前。

    他看着站在五千守卫军最前面的一个骑士。

    这名骑士戴着面具,一张十分恐怖的面具,就连他的马也被特制的铠甲包裹住,只露出一双眼睛。

    马鼻子呼着热气,在这寒冷的冬日里形成一股白雾。

    站在他身后的守卫军也都如他一般打扮,一张张恐怖的面具遮挡住了本来的面目。

    手中的利刃在冬日里阴冷的阳光下分外的渗人。

    整个队伍之中没有发出丝毫的声音,加上恐怖的面具,像是从阴间里来的阴兵一般。

    “前面的官员,上前答话。”梁凤皇抬起马鞭冲着礼部的官员高声叫道。

    那官员浑身一颤,提心吊胆的走了上去,还没走到梁凤皇面前,扑通就跪倒在地,口中连道“下,下官礼部,礼部侍郎杨又志拜见,拜见八皇子殿下。”

    杨又志头也不敢抬,头低得恨不得扎进土里去。

    “礼部侍郎?”梁凤皇缓缓的摘下面具,别在了腰间喃喃自语道。

    身后的长城守卫军见了,也都齐刷刷的将面具摘下,挂在了腰间。

    “难道本王回长安,只配得上一个小小的礼部侍郎来迎接么?”

    梁凤皇哈哈一笑,道“还是说长安派你来是让你试一试本王的刀利不利?”

    杨又志登时吓得屎尿尽出,脑袋像是捣蒜一样“八皇子恕罪,八皇子恕罪,本部天官尚书大人前几日薨了,现在礼部由下官代任。殿下,殿下饶命啊。”

    梁凤皇看着这丑态百出的礼部侍郎,心中十分的厌恶“这等胆小如鼠之人也能高居庙堂之上,天下百姓如何能有好日子?”

    “左右。”梁凤皇一吩咐,身后站出两个长城守卫军来。

    “大统领!”

    “将此人腿打断,让他爬回长安。”

    一声令下,左右两人毫不犹豫,上前几步走到杨又志身边,不等他反应过来,两人将他按住,抽出腰刀,抬起手用刀背冲着其膝盖砸去。

    杨又志惨叫一声,一双腿就断了。

    “本王乃是朝廷八皇子,你身为礼部侍郎代领尚书职,见到本王便吓成这样。若是有朝一日山蛮人破了长城,兵临长安,似你这种人只怕第一个就要倒戈异族。与其如此,还不如早些辞官回家,也省得日后落一世骂名。”

    杨又志疼的死去活来,哪里听得清梁凤皇在说什么。

    旁边的两个长城守卫军见他不回话,怒声喝道“大统领赐你一世英明,还不赶紧谢恩领赏。”

    这句话像是炸雷一般,杨又志听的是十分的清楚。

    强忍着剧痛高声道“下,下官谢,谢殿下赏。”

    “哼,还算识时务。”梁凤皇冷声一笑,道“你带着手下这些官员爬回去,告诉长安城里的人,让太子带着百官亲自出城迎接。”

    这种话杨又志若是带回去给太子和军机处那帮大佬说,只怕自己这条命都保不住了。

    可现如今这种局势由不得他不敢答应,杨又志十分的清楚,只要他敢说个不字。

    这位凶悍的八皇子马上就能派人要了他的狗命,把他的脑袋送到长安城内。

    咬着牙忍痛告退之后,杨又志靠着双手转个圈,脑袋冲着长安城,缓缓的爬去。

    原本站在身后的那帮礼部的官员一个个也都趴在地上,等自家侍郎大人爬过之后,一个个按照顺序紧随其后。

    目送着礼部的人爬出了视线,梁凤皇一招手,身后一长城守卫军催动身下的马走上前来。

    “赵烈,带上你的人,绕着长安城吹起号角。”

    梁凤皇看着远处像是一头巨兽盘踞坐在的长安城,吩咐道。

    赵烈点了点头,拱手道“尊大统领令。”

    说罢转过头来冲着身后吹出一声响亮的哨声。

    原本纹丝不动的长城守卫军瞬间动了起来,一百名士卒催动胯下马站在了梁凤皇面前。

    所有人目不转睛的看着这位年轻的统领,每个人的眼中充满了狂热的崇拜。

    长城守卫军中只崇拜强者,而站在自己面前的这个男人则是长城守卫军中仅次于总统领的存在。

    哨声忽而变换,急促而又响亮,一百名守卫军几乎是第一时间将面具戴上,紧接着收刀回鞘。

    赵烈戴上面具,双腿夹紧,胯下马打了个响鼻冲着长安城奔去。

    身后一百名守卫军紧随其后,整支队伍犹如利箭一般,奔着长安呼啸而去。

    梁凤皇看着远去的赵烈,心中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过了不久,只听得远处传来悠扬的号角声,一声接着一声,连绵不绝。

    这是长城守卫军集合的号角。

    但凡是长城守卫军,听到此号角声,不管在做什么,也不管身处何方,必须第一时间赶到号角处。

    如若不然,以叛逃处置。

    自从长安城建立以来,长城守卫军的号角从没有在这里响起过。

    因此当赵烈带着人绕着长安城吹响号角时,城内所有的人都错愕起来。

    谁也不知道这号角是什么意思,甚至有不少人以为是山蛮人打了过来。

    待在东宫后院的耶律英更是浑身一震,陪他下棋的上官瑞鹤则意味深长的看了他一眼。

    上官瑞鹤抬起手中的棋子轻轻的落下,随后捏住袖筒将吃掉的棋子一一拿下。

    “王子殿下,无须担忧,你此时是在长安城,更是在东宫之中。那位长城守卫军的大统领就算有天大的本事,也休想在这里翻出花来。”

    他将捡起来的棋子缓缓的放在了棋盒之中,别有所指的道“现在的长安城,已经不是八皇子记忆之中的长安城了。”

    皇宫内的诸葛夕正捧卷读书,浑然不把这号角声放在心上。

    一旁的常欣则有些慌了神,忙命人前去查看,究竟发生了什么事。

    诸葛夕看着慌了神的东厂厂督,脸上露出一丝不屑的神情。

    这长城集合的号角声他太熟悉了,早在梁凤皇从长城刚一动身,他就命人将梁植换给皇帝,皇帝打散了的两千守卫军全都绑了起来。

    吃喝减半,更是派了重兵把守,莫说是这帮凶悍的长城守卫军,就算是山蛮狼卫被这样折腾,现在也是使不出任何的本事来。

    “吹吧,吹吧,就算你吹破喉咙,也别想见到任何一个守卫军。”

    诸葛夕翻了一张,看的别有滋味“长安城这个年算是热闹的很了。”

    心中对梁凤皇的到来充满了期待。

    不光是对梁凤皇充满期待,他更是对明日就能抵达长安的剩下的那两位皇子充满期待。

    明日之后,炎朝八位成年的皇子全部到齐,究竟会发生什么样的事情,诸葛夕不知道,但是他却知道,不管发生什么事,那都是十分的精彩。

    只是不知道这三位皇子之中有没有穿越者,还是说全都是穿越者。

    如果都是穿越者的话,诸葛夕不敢想象,那回事一种什么场景。

    和诸葛夕有同样想法的还有梁俊。

    打刘文静一告诉他梁凤到了,梁俊就带着刘文静来到了长安城的城墙之上。

    城墙上的防卫已经由骁骑卫全权代管,整个城墙之上全都是手持弓箭的骁骑卫。

    梁俊更是将早在雍州就开始让人研制,如今已经批量生产的改装床弩搬到了城墙之上。

    一百五十个改装后的床弩全部都处于待发状态。

    经过梁俊的改装,这些床弩比炎朝原本的绞车弩射程更远,速度更快,需要的人更少。

    如今已经在珍宝坊中出售,销量特别好,尤其是天策府,一买就买了五百张。

    梁俊也不知道梁羽买那么多干嘛,更不知道军机处决定要刺杀梁俊其中的原因之一就是因为珍宝坊出售的这些战略杀器。

    绞车弩的威力梁羽是知道的,威力强大的绞车弩不光是守城利器,更是攻城的好东西。

    可见识到梁俊改造之后的床弩之后,梁羽才知道什么叫真正的守城杀器。

    这玩意比绞车弩好用百倍,两个普通的士兵就可以操作,射程更是之前的绞车弩两倍还要远。

    军机处的人不是傻子,这种武器梁俊都敢拿出来正大光明的卖,说明他手里还有比床弩更可怕的东西。

    此时不趁机杀了他,一旦天下大乱,到时候大家各自为政,想要再杀他那是比登天还难。

    梁俊站在城楼之上,狂风吹着旌旗猎猎作响。

    “你还别说,这帮守卫军的样子还挺吓人,一个个都戴着面具,还要吹号角,也是挺难为他们的。”

    梁俊拿着珍宝坊研制的高倍望远镜看着围着长安城绕圈的长城守卫军笑道。

    刘文静站在他身边,手摇羽扇,笑而不语。

    “军师,你这大冬天站在城楼之上还扇着扇子,若是梁凤皇也拿着望远镜冲咱们这边看,只怕也和本王鄙视他手下人一样鄙视你。”

    刘文静微微一笑,道“殿下,心静自然凉,小生现在心里乱的很,因此并不觉得冷反而觉得热。”

    梁俊道“军师若是觉得燥热的话,我马上叫王保带你去泄泄火,保准你再上城楼披着棉被都打哆嗦。”

    刘文静丝毫不想搭理梁俊,依旧轻摇着羽扇。

    梁俊也不在意,拿起望远镜接着观看吹着号角的长城守卫军。

    打从自己上了城墙,这号角声就一直没有断过。

    “军师,你说一会这城内的那两千守卫军会不会杀出城外,到梁凤皇那集合?”

    刘文静摇了摇头,道“殿下放心,那两千守卫军若是在七皇子手中,听到了号角声一定是会到城外集合的。只是现在这两千守卫军在我那师弟手中,就算他们有天大的本事也休想从诸葛夕手里逃脱。”

    “礼部的人全都出去迎接梁凤皇,而且好像是以一等亲王之礼迎接,按理说这面子算是够大的了。咱们这八皇子不仅没有接礼部的茬跟着回来,反而派人绕着长安城示威,哎呀,真是可怜啊,傻小子还不知道现在的长安城可不是他原来知道的长安城了。”

    刘文静道“殿下,也许这位八皇子,也不是原来的八皇子了。”

    梁俊点了点头,将望远镜收好道“你还别说,我刚看到他手下这帮守卫军戴着面具的时候,第一个想到的就是梁凤皇会不会是高长恭穿越过来的。”

    “高长恭?”刘文静一愣,随后反应过来“高长恭乃是三百年前北齐的皇族,倒是有些名气。”

    “三百年啊,听起来不怎么远,可却是很长久的事了。上辈子本王还在读书时候,上物理课闲着没事了解了一下牛顿,结果一算日子,发现牛顿去世距离我当时还不到三百年。”

    一想起往事,梁俊不由得感慨起来。

    “牛顿是何人?”刘文静一愣,问道。

    “牛顿是一个很伟大的人,在我前世里可以说举世闻名,如果这位老哥也穿越到了这个世界。咱们以后要面对的可就不仅仅是炎朝和山蛮这些人了。”

    梁俊也知道担心这种事纯粹是杞人忧天,就算自己明确的知道牛顿已经穿越过来了,也没有什么用。

    “话说如果八皇子也是喜欢戴面具的话,**不离十他就应该是高长恭穿越过来的。”

    梁俊一本正经的分析道“好像我记得在此之前,长城守卫军并没有戴面具的习惯。自打老八去了长城之后,才有的这种风气。”

    刘文静点头道“没错,在八皇子去长城之前,长城守卫军并没有戴面具的习惯,据说长城守卫军中第一个戴面具的就是八皇子。最开始乃是害怕被人认出他的身份来。”

    “被认出皇子的身份是假,被认出是穿越者才是真。”

    梁俊十分的认真的说道。

    刘文静难得见梁俊对一件事如此的肯定,不由得笑道“怎么,太子殿下如此肯定八皇子便是北齐的兰陵王穿越而来。”

    梁俊摇了摇头,却郑重的看着刘文静道“直觉,男人的直觉有时候很准。”

    “而且这戴面具实在是太骚气了。标志性也太强了,前世里我记得历史上戴面具的人也就俩,一个就是高长恭,因为太帅了,所以戴面具。一个是狄青,因为脸上有刺青所以戴面具。”

    梁俊见赵烈等人绕道了自己前面,正对着自己吹着号角,赶忙道“梁定昌,给我射他们,别射中,吓唬吓唬就行。这老八到城门口了不说赶紧进来拜拜山门,还让人戴着鬼脸吹号角吓唬我这哥哥,不给他点颜色看,我看他是忘了自己就是个弟弟。”

    这边一说完,梁定昌那边高举手中旗子,吼道“全体都有,不准伤人,放!”

    一声令下,城墙上的床弩应声而发,弩箭破空的声音响彻城墙之上。

    城外的赵烈见有弩箭射来,赶紧掉头远离,婴儿手臂粗细的弩箭凌厉的插在自己的前面,饶是赵烈不怕死,见了这等利器也不由得胆寒。

    跑了好远回头再看,发现城墙之上已经停止了射击,又见到城门大开,出来一队士卒,推着车冲着自己奔来。

    赵烈唰的一声将腰刀拔出,身后一百名长城守卫军也都跟着拔出腰刀,准备开战。

    谁知那队士卒跑到自己面前,丝毫不搭理等人,将插在地上的弩箭拔出放到车上,转头就奔着城门回去。

    临走之前,那队士卒队长模样的人还冲着自己道“吹啊,接着吹,太子殿下说了,要是吹累了说一声,咱们管饭。”

    说罢头也不回的走了。

    赵烈感觉受到了侮辱,可却又无可奈何,自己领的军令只是吹号角,可这吹了快小半个时辰了,长安城里一点动静也没有。

    难不成自己那帮兄弟都叛变了不成?

    收回了腰刀,赵烈一咬牙,拿起号角催动马匹,接着吹了起来。

    一见赵烈继续吹,城楼上的梁俊乐了,笑道“你还别说,这老八的手下当真是不怕死,都这样了还敢接着吹。”

    说完像是想起一件事来,转头看向刘文静道“军师,你猜在后世,是方阁老,也就是霍光名气大,还是咱们这位疑似兰陵王的八皇子名气大。”

    刘文静想也没想道“方相前世乃一代权臣,高长恭只不过是北齐皇族,自然是方相更为人所熟知。”

    梁俊头摇的像是拨浪鼓道“非也,非也,在后世,就算是七八岁的孩子也是知道高长恭的大名,可是对于霍光来说,却是很多人都不知道。”

    “哦?当有此事,这是为何?”

    刘文静一听梁俊说这话,心里是十分的纳闷,怎么也想不通后世里霍光的名气怎么可能比不过在史书上并没有着墨多少的高长恭。

    “高长恭这个名字可能知道的人不多,但兰陵王这三个字却是广为人知。”

    梁俊微微一笑道“众所周知,兰陵王乃是历史上鼎鼎有名的刺客。”

    “刺客?”刘文静更是不懂了,兰陵王什么时候变成了刺客?他没干过类似荆轲的那种事啊。

    梁俊重重的点了点头道“没错,在后世兰陵王不仅是个刺客,咱们大皇子,也就是嬴政老哥,乃是鼎鼎大名的法师,哎呀,那个手叫一个长,守着中路那是谁也别想过来。”

    刘文静更加听不懂,梁俊也不解释,反而感慨道“哎,所以啊文静,你永远不知道在后世你靠着什么火起来。所以说想要青史留名,让后人记住,光靠会打仗治国是不行的,至少得有特点,想不想让后世三岁孩子都能知道你?明日里我就开始宣传,说你刘文静乃是五千年来第一大帅哥,等以后咱们功成名就了,我再给你编一点桃色历史,保准后世的人各种电视剧全都拍你,你在游戏里,最差也是个ssr。”

    梁俊满口说着刘文静听不懂的话,刘文静刚开始还好奇,后来也就不在意了。

    太子隔三差五会抽风胡言乱语,这已经是众所周知的事。

    正说着呢,只见远处黑压压好像是一群人趴在地上。

    梁定昌一报告,梁俊赶紧拿起望远镜查看。

    见是前去迎接梁凤皇的礼部官员,直纳闷道“礼部的人怎么去了一趟回来变成王八了。”

    耐心的等着他们爬到城楼下,梁俊探着头道“杨代尚书,怎么了这是?”

    苏德芳死后,梁俊原本想推举苏信当礼部尚书,这样至少六部之中起码有一部是自己的人。

    谁知这杨又志不知道怎么着就搭上了军机处的船,在梁羽等人的推荐之下成为了礼部的代理尚书。

    梁俊对这人有所耳闻,知道他不是什么好东西,平日里没少干欺男霸女的事,加上截了自己的胡,因此对他没什么好脸色。

    杨又志爬了十里路,一双手都磨破了,双腿更是疼的没了知觉。

    见到梁俊那简直是比见到亲爹还亲,当下把梁凤皇如何无法无天打断了自己的双腿,又是如何嚣张跋扈要让太子前去迎接的事添油加醋说了一番。

    梁俊听完,并没有杨又志想象的那样恼怒,反而面带微笑的冲着自己道“行,杨代尚书,八皇子让你带的话本王收到了。这样,你也替本王带一句话给八皇子。”

    “你既然是爬着过来的给老八带信,那也爬回去给本王带信,就说我梁俊给他说,识相的赶紧麻溜的进城拜见本王,不然的话,打哪里来再回哪里去。”

    “想让本王去迎他,他是在想屁吃!”

    梁定昌在一旁怒声道“弓箭手,准备!”

    “去吧,快去快回。”

    梁俊冲着杨又志露出十分和善的笑容。

    史上第一绝境

    史上第一绝境
推荐上一章回目录下一章书签
本站所有收录小说的版权为作者所有!情节内容,书评属其个人行为,与就爱网立场无关!
本小说站所有小说、发贴和小说评论均为网友更新!仅代表发布者个人行为,与本小说站立场无关!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色情小说,一经发现,即作删除!